阅读历史 |
请收藏本站网址:www.hhshuwu.com

第171章(1 / 1)

加入书签

迎亲的队伍似长龙蜿蜒,她坐在轿中被人高高抬着,却感到满心踏实。这不是她与慕容澄的开始,更不是结束,这只是他们相守相伴的一生之中的一天,最盛大的一天。

后来慕容澄在京城军中任职都督佥事,在任六年,蜀王身体不济这才想皇帝请命回到藩地接任爵位。皇帝给了他一道恩典,准许他自由出行,不必在藩地禁足。

莲衣也在六年间在京城稳固了自家招牌,将这几间店慢慢交给了姊妹打理,她自己做了新的规划,和高老爷、曲建文合作又捣鼓起客舍,第一间开在北平,这第二间本来预备开在京城,但是那阵子薛凝怀孕临产,曲建文忙不过来便搁置了,于是这第二间便在蜀地莲衣的监督下先开了起来。

那一年慕容澄和莲衣带着二人刚满三岁的小姑娘球球回到蜀地,补了隆重的婚仪,让小球球见过爷爷奶奶和叔伯,快乐地当起了小郡主。

因为和西边离得近,莲衣还亲自去看了那间为她修建的生祠,慕容澄说那塑像有七分像,没有抓住他家娘子的神韵。

莲衣说他这是酸了,因为没人给他塑像。

球球趴在他肩头睡醒了,揉揉眼睛指着塑像说像娘亲,二人连忙抱着球球仓皇而逃,直到离开也没有表露身份,只是后来写了亲笔信寄去,感谢那位塑像的乡绅。

没多久西边来了回信,信上说老乡绅已经过世了,回信的是他的后人,老乡绅说那年流亡到北平,他们命比草贱,是莲衣买下满满一竹匾的包子,给他们一族人分食。

慕容澄正给她念呢,莲衣头脑微怔,想起了什么。这信纸上的内容也唤起了她对那一年北平的记忆,她还记得那位稳如泰山的老者,也记得那一竹匾热气腾腾的包子。

莲衣莞尔一笑,看向了窗外和云棋玩耍的小球球,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“嗯?什么原来如此?”慕容澄搁下信纸,揽过自家娘子肩膀,与她一起看向窗外,“这信上说你给人家全族买过包子?你记得吗?我还以为那乡绅是因为你花钱救灾才为你建了生祠。”

莲衣沉吟片刻,将头枕到他肩上,蹭了蹭找个舒服的角度,阖上眼只是道:“真好。”

“什么真好?为夫真好?”

“天气真好。”

慕容澄一咂舌正要好好理论,球球抓着一颗圆滚滚的石头子跑进来,献宝似的要给爹爹看,“狮子头!”

眼看球球要将石头往嘴里塞,当爹的眼疾手快伸手去夺。

莲衣瞧着这父女俩,心说真好,原来冥冥之中,一切早已天定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